距百年老店尚有81年,
我们慢慢走、笨笨做,时间看的见!
禾 泉 公 众 号

刘彬彬 | 禾泉20月

微信图片_20200104091432.jpg


作者简介

刘彬彬,蚌埠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、禾泉作家村村长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04091427.jpg

不知不觉,我已来禾泉20月。此时我静坐在作家村内,安排即将到来的这个双休日作家书屋志愿者的值班表。窗外,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冬雨在人们的期盼中甘霖如约。哗啦啦,哗啦啦……读山文苑外的阔大芭蕉叶在雨珠的拍打下,发出清脆悦耳声响,像是此起彼伏的鼓掌。几只灰喜鹊叽叽喳喳,在树丛间上蹿下跳,像是躲雨,又像是在捉迷藏,显得十分的繁忙。这样的时刻,掩映于绿阴中的禾泉作家村显得尤为清纯和安静,伫立窗前让人不由地浮想联翩,思绪飞翔。于是,我来到书桌前,在电脑上写下一行字:禾泉20月。

2018年4月1日,我正式退休,结束了我41年的工作历程,33年的编辑生涯,21年的蚌埠日报社流年。这之后我来到禾泉,成为禾泉作家村的一名志愿者。如果说在此之前我有许多关于退休后的打算、设想、计划,都在这一刻尘埃落定。

我来禾泉,缘于两点。第一,禾泉作家村我是参与创建的创始人之一。对于她,我很有感情,也更为牵挂。回到这里,宛如回家,安心、怡神。当然也有个人想法,那就是不愿让我们辛苦创建的禾泉作家村昙花一现,挂牌之后就门可罗雀。因此,让禾泉作家村一年四季充满生机,成为广大文艺爱好者的交流平台,不是徒有其名,是我退休后人生的一个新目标。第二,禾泉董事长蒋保安先生有着浓浓的文化情愫。在我快退休之前就和我说过:作家村是我们创办的,要坚持办下去。退休后你要发挥余热,让我们一起为蚌埠市的文化事业做贡献。话虽不多,但充满信任,让我心头暖暖的。

可以设想,假如我没有将禾泉作家村视为人生的精彩存在,我可能会选择另一类退休后的生活。假如没有蒋保安先生对文化的热爱,对我的信任,我也不可能在此落脚。

事实上,在此之前我和蒋保安先生并不熟,只算有过一面之缘。好多年前,我跟随时任蚌埠日报新闻部主任的杜建山老师一起,邀请几位副刊作者到禾泉采风,完成蚌埠日报与禾泉农庄共同策划的一个活动。我记得是个春天,我邀请了约六七位作者,当晚还在禾泉住了一夜。也就是这次我第一次见到了蚌埠市机关下海第一人、颇有传奇色彩的蒋保安先生。那天他说话不多,别人说话时他只是笑。只是在介绍农庄的情况时,他才如数家珍。他说得最多的是“大禹文化”,对涂山上的大禹传说了如指掌。当时我们只是听故事,没放心里去,现在想来,那时他就在打文化牌!晚上,我们几个人饭后在禾泉农庄散步,我们问杜主任:让我们来,主要写什么?杜主任说,你们注意没有,蒋总一直在说文化,他是一个有文化情怀的人……

几年过去了,这些片断还留在我的记忆里,但蒋保安先生接触的事太多、见得的人太多,那次采风他是否还记得不得而知,“忽略不计”也不意外。

之后再见,就是2015年年底了。

2015年年底,省作协主席许辉应邀与省里的几位作家到禾泉农庄采风,蒋保安先生在选择陪同人员时,有人向他推荐了我。原因是我对这个圈子里的人比较熟悉吧?于是我得以与蒋保安先生第二次相见,我有理由认为,也就是这次蒋保安才知道蚌埠有个“刘彬彬”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04091437.jpg


许辉主席的禾泉之行我已在先前的文章有过记叙,不赘。但此行却收获一个意外的成果,在蒋总陪同许辉主席游览的过程中,他们闲聊中达成一个共识:在禾泉农庄创建“禾泉农庄安徽作家村”。这样不仅可以为蚌埠广大的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,也可以为禾泉农庄打造一个文化名片。

这创意可谓神来之笔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!作为当时的见证者之一,我目睹了这件事从一个想法到双方一拍即合的全过程,并有幸参与到禾泉作家村的创建中。接着我被认定为禾泉作家村“村长”,则是工作需要了。

现在的禾泉作家村,位于禾泉西侧的读山文苑内。原先是禾泉对外接待的一个高档会所。绿植环绕、曲径通幽,桂花临门、竹篱为墙、环境之优美,让人驻足。原先这里是禾泉农庄专门用于接待贵宾喝茶聊天的地方。当大家选址最后将目光停留在这里时,许多人面面相觑:也太奢侈了吧?但蒋保安先生却说了一个字:行!

接下来,作家村挂牌、作家村开村庆典、作家村举办首场公益性文学报告会、禾泉作家村在各媒体上频繁出现……好消息接踵而至,禾泉作家村迅速成为蚌埠文化人心中的新风景。

不知不觉我到禾泉20个月了。

这20个月,与我曾经的生活截然不同,如果说长期职业形成的惰性让我原来的思考多流于表面,简单而肤浅,那么到了禾泉后,我似乎成熟了,看事物有意要深入一些。特别是在对一些事情的理解上,别人的说法,别人的看法,不能代替我的思考。我更愿意由表及里,多角度、多侧面,力求客观清醒一些。

比如禾泉。

刚来时,我有过那么几次疑问:这里的服务员大多是周边的村民,不少还是有些年纪的人。为什么不多招聘一些市区内的年轻人呢?之前我也信以为真,认为这是从企业成本考虑,像有人说的那样,用周边的村民工资低。但很快我就发现,事情并非这么简单!禾泉的服务员工资是比市区的低,但绝对低得有限。地域本来也就不同嘛!根本原因在于,禾泉作为一家农庄,与周边村民有着天然的关系,这种关系在一定程度影响着农庄的发展。蒋总说过:禾泉的发展得益于乡村,禾泉的发展也要和周边的乡村同步。乡村旅游的项目,一定要保留乡村文化,乡村文化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乡村的主人——原住民。所以多用周边的村民,其实就是保留周边乡村文化,周边的村民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。有了主人禾泉小镇才是乡村旅游的地方。

我曾有机会问过负责读山文苑卫生保洁的工作人员小段,她告诉我,她们村好多人都在禾泉上班,“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到禾泉上班每月还能有一笔固定的收入。干嘛不来?”说到工资收入,小段直言不讳:要是去市里上班,收入是高一点,但这么远给再多我也不能去啊。小段说,在家门口上班最好!

通过观察我发现,禾泉小镇和周边的乡村是鱼水关系。禾泉为周边的乡村提供了更多的与社会各界交流的机会,为村民提供了在家门口工作的机会。周边的乡村也为禾泉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文化资源。这也是禾泉近20年从没有和周边村庄或农民发生利益之争的原因所在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04091440.jpg



说到禾泉,我还有新的思考。

禾泉的建设有近20年了,但20年的发展速度并不像有的农庄那样日夜兼程,大步、快跑,创办不几年就站在辉煌的台阶。禾泉不是,20年的发展速度看起来缓慢,一年是这样,两年变化也不大,虽然不断有些新景点出现,但总体上讲不算“大动作、大手笔。”禾泉给我们的感觉是:不急不慌,似乎是慢悠悠的散步。为什么不去大踏步前进呢?是禾泉的胆子小还是资金有限?如果我们没有去深入地体会,可能会有许多种说法,误判也在所难免。来到禾泉后,我意识到,我们有许多的“想当然”,其实是不尽然!有些自以为是,缘于我们缺少了深入地了解。在禾泉,我曾有机会和蒋总闲聊过这些。他的一句玩笑话,我认为很经典,“大凡跳楼的,都是好高骛远的大老板。”虽然他说这句话的背景,是网上有一阶段传闻一些老板破产后被逼跳楼。但一定意义上也让我茅塞顿开。

这20个月使我有幸目睹了一个企业的健康成长。如果说在此之前,我对一个企业的了解仅仅流于表面,走马观花、浮光掠影,要么风光要么惨淡,很少去想过为什么?现在我开始动动脑子了,企业、企业家无论大或小,首先需要确定自身的定位。所谓因地制宜、量体裁衣。“做大做强,快速成长”是一个企业美好的愿望,但稍有不慎也会导致险象环生的灾难。2017年许多的乡村旅游企业因形势的不乐观,有不少跌入痛苦深渊,禾泉农庄不可能置身世外,也艰难,但禾泉坚持了下来,依然站立着,没有倒下,当年还以百分之二十的速度增长。经验何在?我没听过蒋总是怎么总结的,他也不想夸夸其谈。对此,一位摄影家,同时也是企业家的胡先生总结得不错。他说;“我和蒋总都是禹会区政协委员,我对他比较了解。他这个人,稳!”

后来我才知道,禾泉的理念就是:追求小而美。

至于这一理念是如何形成、如何实践的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今年初蒋保安先生出版了一本书《乡村旅游三十六计》,可谓是权威性解读。老实说,这本书我是认真读过的。如果说来禾泉之前,我脑子里只想到他曾是市直机关第一位下海人,胆量过人。读过这本书,我得说,不仅是胆量,也要有胆识!《乡村旅游三十六计》是他从事乡村旅游的经验和体会,特别是走过的一些弯路,历历在目,真的是一部很好的教科书。我推荐从事乡村旅游的老板们找来看看,一定会有很好的帮助。

这20个月,我也得以真切感受到一个企业家创业过程中的披肝沥胆。心里话,生活中对一个人的理解是最难的。特别是对一位有影响人的评判更需要走近、走近、再走近!否则,你往往会被所谓“该他走运”所迷惑,误以为成功都是天赐良机。走近禾泉后,我总结了一条,收获的喜悦一定是与付出的汗水和心血相辅相成,生活中绝对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。2019年3 月,禾泉小镇建设“米粒花世界”。蒋总视之为 “禾泉第二次创业”。项目确立后,那块500亩的荒地从此就成为蒋总的家,全力以赴投入其中。他平时外出坐的小车,成为他在工地上东奔西跑的代步工具。看地形、改设计、进材料、催施工……几乎每一个细节,他都在用心把关。那阵子他的别克车在工地忽东忽西,满身尘土,四轮泥水,几乎是马不停蹄。我因事找他,去办公室不在,去工地又刚离开,好多次都没能见到。直到两个月后我再见到他,吓一跳:他头戴草帽,又黑又瘦。压根儿就看不出是“蒋总”,倒像是一位乡村老汉。

如今“米粒花世界”已在预定的时间成功开园,并立即成为蚌埠及周边城市游人国庆期间网红打卡地。眼下,他又开始为明年春天的薰衣草世界谋篇布局,忙碌依然。

现在我们认为他是一位成功者,但我们更要想到他也有过食不甘味的辛酸。

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他开心的笑,但不能忘却他曾经汗珠摔八瓣的苦。

成功不容易!不是随随便便。只有走近才能了解,只有走近才能把握“成功”二字的真正内涵。

禾泉20月。体会多多,收获多多,可以说的还有更多。但不再罗列。毕竟只有20月,不是2 年,更不是20年。何况我对企业及企业家的真正了解曾经是一片空白。我还需要再走近些,用时间去学习、去感受、去理解。

说到这,我想到禾泉农庄的名言,以此作为本文结尾:慢慢走、笨笨做,时间看得见。



2019年12月20日


安徽禾泉小镇 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,找到你喜欢的旅程!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旅途
在线客服
 
 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日 :8:30-17:3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0552-2881562
邮箱:117345477@qq.com